网站首页 > 走进阜阳 > 话说阜阳 > 人文篇

话说阜阳

人文篇

阜阳历史悠久,人文蔚盛,是众多名人的故里。西周王朝的开国元勋、齐文化的创始人姜子牙;辅佐齐桓公成为春秋时期第一霸主,主张改革以富国强兵的“仲父”管仲;知人善举、宽于待人,以“管鲍分金”“鲍叔牙让贤”“管鲍之交”传为千古佳话的春秋政治家鲍叔牙;被吕不韦大加赞赏的战国著名少年英雄甘罗;“学识英博,非复吴下阿蒙”的东吴大将吕蒙;点燃了元末农民大起义烽火的红巾军起义领袖刘福通;挫败英商进入广州城,极力维护民族尊严,和林则徐并称“二徐”的两广总督徐广缙;阜阳地区最早的中共党员,徐向前元帅题词“革命先烈,永垂不朽!”的革命烈士茅延桢;被叶剑英元帅赋诗、徐向前元帅题词纪念,在广州起义中牺牲的革命烈士张子珍;师从田汉、徐悲鸿的著名画家、股东鉴赏家吕霞光;有“中国民间剪纸艺术大师”“十大剪神”称号的阜阳剪纸艺人程建;当代具有国际影响的著名作家戴厚英等。阜阳民风淳朴、人杰地灵,许多历史人物与阜阳结下不解之缘。北宋婉约词宗师晏殊、宋代文坛领袖欧阳修、北宋著名文学家苏东坡都曾在阜为官。欧阳修离开颍州后,曾写“思颍诗”30余首,辞官后归居颍州西湖之畔,病逝于此。苏轼自颍州后至扬州、杭州,一直对颍州印象美好,曾把杭州西湖与颍州西湖相比,以为“大千起灭一尘间,未觉杭颍谁雌雄”。颍民为纪念此次顺昌大捷,立刘锜庙以祭之。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优秀党员和宣传活动家、阜阳“四九”总指挥魏野畴,在老集被捕不幸遇害。

颍上出了一代名相管仲、鲍叔牙和12岁封为上卿的甘罗。临泉县是百家宗师姜尚和楚国名将、百步穿杨的神射养由基故里;阜南县是三国东吴大将吕蒙故里,界首是红巾军领袖刘福通故里。隋唐五代时期曾有乐府诗人王进。宋元明清时期有著名诗人周子雍、刘体仁等。唐宋时期,许多名人荟萃。蔡齐、晏殊、欧阳修、苏轼在这里为民请命,建功立业,留下许多佳话和千古名句。北宋名相苏颂知颍州时,曾盛赞颍为善郡。

南宋抗金名将刘錡,曾在阜阳率领军民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步兵胜骑兵的经典战例---“顺昌大捷”。后人曰:“军非歼颍水,马已蹴吴山。”阜阳至今还保留着刘公祠,香火不绝。2016年阜阳市政府决定兴建刘錡公园,以纪念这位抗金英雄!在顺昌保卫战中,阜阳百姓发明了可食可枕的阜阳枕头馍。

阜阳酿酒业历史悠久,美酒闻名遐迩。早在商朝时期,临泉便有“鮦水免疫,泉酒醉仙”之说,周文王十子冉季载酿美酒敬献文王。这就是临泉酒后来取名“文王贡酒”的缘故。

魏晋时期性情放纵的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罢官后曾来到阜阳杜小街(今颍东区口孜镇),寻得美酒,酒坊主告之此酒香烈,一碗就能醉三秋,结果刘伶喝了三碗,一醉不醒。这就是阜阳酒后称作“刘伶醉”和“醉三秋”的缘故。“醉三秋”品牌延用至今。

阜阳民风淳朴,民俗文化特色鲜明。阜阳民歌感情朴实,曲调流畅,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淮北特色。曾经广为流传的有《逃荒》、《摘石榴》、《十大绣》、《看戏》、《货郎子调》、《李玉莲》等。阜阳在安徽省享有“曲艺之乡”的美誉。据初步调,源于或流散  全市的曲种有淮词、清音、莺歌柳、琴书、坠子、道情、大鼓、评书、三弦书、端公戏、灶书、莲花落、杠天神、讲圣谕、相声、大小铙等近20种。阜阳民间舞蹈有40多种,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强烈的地域特色,其中花鼓灯舞蹈已蜚声海内外,自立于世界舞蹈之林而别具风姿。

阜阳的传统庙会和民间灯会也是一条色彩斑斓的群众文化活动风景线。传统庙会除开展大型民间商贸活动外,也利用庙会唱大戏、演杂技、说曲艺、玩杂耍等。阜阳有名的灯会有界首灯会、颍州灯会、沙河灯会等,颇受群众欢迎。

阜阳还有阜阳剪纸、界首彩陶、颍上花鼓灯、临泉肘阁抬阁、界首书会、黄岗柳编、嗨子戏、淮北梆子戏(阜阳)、杜氏刻铜等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